位置提示 : 新首页-乘着高铁游贵州 贺州 攻略 查看内容

十一日西行,用双脚去丈量土地

2014-12-24 20:09| 发布者: 李成 |原作者: LILY|来自: 马蜂窝

摘要: 高考前一天,我爸送我回校,说起他一个朋友,今天出发,三十天驾车,直奔西藏。我羡慕这种潇洒,蓦然想起哪部看过的公路片,在一望无际的延伸到天边的路上,只有一辆车,孤独,却又用力地在奔跑,车上四人,车窗全开 ...

  高考前一天,我爸送我回校,说起他一个朋友,今天出发,三十天驾车,直奔西藏。我羡慕这种潇洒,蓦然想起哪部看过的公路片,在一望无际的延伸到天边的路上,只有一辆车,孤独,却又用力地在奔跑,车上四人,车窗全开,风胡乱着吹着头发,挡着脸,却从未挡住前进的方向。

  三年前,同学写下一篇文章,名《在路上》,讲的什么我已经忘记了,却有一句话深深刻在我脑海里——“出行的方式,要我选,一定是汽车或者火车。”为什么?也是那年的暑假,我五点钟爬起床,揉着惺忪的睡眼上了飞机,三个小时后,尚在梦中,却已然从济南回到我所在的城市。走下飞机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那句话的意思——在路上,是一种状态。旅行,是一种状态。旅行的美好并不是目的地有没有如画的美景,而是,在前往目的地那漫长的旅途上,你有没有一次又一次地,思考。

  每年固定的暑期出游,今年却没有选择更远的地方,选择了离家只有三千公里的目的地,很多时候,旅行的难忘并不在于你去了多远的地方,而在于,你在陌生的地方如何延续自己熟悉的生活。

  于是,今年的目的地敲定了,从珠海往西北方向走,贺州、阳朔、桂林、龙胜、黎平、凯里、贵阳、安顺、南宁。

  计算着,从珠海到贺州,四百公里,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。贺州最出名的是黄姚古镇,本想着这又是一个熙熙攘攘的古镇,商业化掩盖了原本的纯朴。但是黄姚,恰不如所想。

  黄姚是一个很可爱的古镇,地理原因的差异它并没有丽江那种木质结构的房子,却拥有典型的南粤砖房,外表老旧的砖房,内里却有弥漫着现代化中的一切。这会让一个广东人想起他的故乡,想起故乡的房,自己的家,同是外表陈旧的砖房,内里却仍是老旧的气息。说不上哪一种场景更好诠释岁月一词,但我知道,所谓岁月游走并不一定是深处古老岁月中,也可以是在岁月留下的斑痕与现代生活之间游走。

  南方夏日午后特有的炎热让每一个南方人失去外出的热情, 于是选择了在客栈呆上一段时间,傍晚五六点才出去闲逛。

  阳朔最出名是西街,大概中国每一条有一点特色的古镇、古城、街道都是一个发展的套路,有几个小客栈,装修别致一点,布置得小资情调一点。有几间coffee shop,门口一个小黑板,小黑板里是彩色粉笔写的今日供应,灯光打下来,有黄色,有粉色。有几间酒吧,请一个驻唱乐队,玻璃杯琳哐当哐当。所以我对西街并不报以太大的兴趣,顶着油烟味,耳边是震耳的酒吧音乐,走完了全程。

  所以我不太喜欢西街,“你若安好便是晴天”的标语已经能让人恶心,“期待一场艳遇”的幌子已经遍地开花。一个特别好,特别棒的地方,知道的人多了,去的人多了,它也会从棒,到恶心。

  从阳朔到龙胜,是一路凹陷国道。走完一段在平地的国道后,开始盘旋上山,对,就是盘山公路。来来往往大货车,泥头车,弯道超越。一路盘山,满眼绿色,偶见几处小规模梯田,绿色掩映的山坡上有几户人家,零零星星。想象到了夜晚,黑暗中点点星光,何等寂寥,何等难熬。

  一路盘山,心情愉悦。毕竟此种景色罕有,说不上景色别致,却是少有安静。这一路上,妈妈叫我不要光顾着看,要拍照。可是我没有。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景色,你只需要看,只需要静静地看,不被打扰地看,任何影像都无法表达,专心于影像只会错过眼前绝美景色。

  这几年,龙胜作为一个景点被大规模开发,修盘山公路,建房子,修高速,像中国任何一个发展中的城市一样,如火如荼。可是,很多很多年之前,那时候还没有科技,民族之间为生存争抢,瑶民为躲避纷纷扰扰,又为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下去,走进大山,野地开荒,于是才有了大山里的生机与繁荣。任何时候,生存,都能激发人内里巨大的能量,催人奋进。

  在盘山公路中途停车吃饭,建在山坡上的小饭馆,打开窗户就是层层叠叠的翠绿。

  龙胜梯田去的是大寨,就是今年刚开发,海拔较高的,也是设施最差的。像往常的旅行一样,舍弃了缆车,徒步上山。一路上山,还能看见刚刚从山上劳作完的妇女带着两个小孩子下山,孩子脸上无邪的笑容是那样纯粹,兄妹两个打打闹闹,安静的山路也有了些许喧嚣。

  在旅途中与陌生人的相遇是一件特别奇妙的事情。因为广西与广东地理位置上的接近,龙胜有许多广东人。大家操着一口流利粤语,不需要刻意搭讪就能聊起来,聊聊你从哪里来,接下来的计划,相互指路,互相鼓励,快到了。也许大家在一生的漫长光阴里只有那么一次相遇,可是这相遇里却是满满的惊喜与快乐。也许再过几天,旅途的充实与疲惫让你忘了前几天遇到的那个谁有一张怎么样的脸,可是你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与那些陌生人们的故事。

  龙胜的山顶客栈有很多,无一例外没有无线网络,刚开始还想着一定要找一家有无线网络的客栈,到后来干脆放弃了。山顶的客栈有电视有独立卫生间已经是条件极好。

  找到客栈安顿下来,客栈里住着一伙广东来的,还有两个从湖北来的身体强健的奶奶带着两个孙子。客栈里的人员组成也是特别多,老板娘,老板娘的儿子,媳妇,孙女。总之一栋楼里吵吵闹闹,在木屋的随便哪个角落有动静,其他地方都是吵得可怜。山顶的客栈饮食很贵,基本上是山下的一倍。饭菜在做,正好洗澡,洗澡的时候停电了,摸着黑把自己胡乱冲洗一遍。下楼,吃饭,点着蜡烛,蚊虫很多。饭罢,才有了可以想东西的时间。大山里的漫漫长夜,什么都没有,时时听到四五岁小孩跑跑闹闹的声音。想走出房子透透气,却发现房子外的世界是一片漆黑,看到远处零星一点灯光。大山里多雨,伴随沉闷的雷声。那个夜晚一定是我接下来很多年来都难忘的夜晚,没有电,没有光,没有网络,生活回归最原始的状态。这种生活对于我这种现代人特别难熬,很多年前,祖先,却是过了一辈子这样的生活,并且努力活着,未曾懈怠,未曾怨过生活没有意思。现代化带给这一代人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,也让这一代人失去了很多最原始最本真的东西。我们已经不懂得如何在大自然中巧然安身,已经忘记了除去网络我们还拥有什么。多么,可怕。

  其实,当一个人,身处一个环境,里面什么都没有,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难过的事情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你,只能深刻地面对天地,面对自己,面对自己的灵魂与思想,面对自己的过去,现在与未来。你拥有了一个安静思考的机会,很多灵魂的升华正是来自这种纯粹的思考。

  停电的几个小时里,我突然明白新闻里那些催泪的言辞都是真实的。大山里的生活会让一个处于生命最旺盛时期的年轻人绝望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拼了命想要走出大山。可是想起入山的那遥遥山路,我又明白他们要走出大山是多么不容易。层层掩映的大山,对游人来说是美景,对山民来说是阻碍,是绝望。我们生活的世界很美好,美好的后面却有那么多的人渴望,渴望的不是物质,而是生活的摆脱与迁徙。直到现在,我都无法用一句话概括那刻我的感受与想法,我只能说一句,感同身受,重重地。

  晚上好不容易来电,睡下。半夜两点半,平时一觉睡到天亮的我醒来第一次,浑身不适,窗外是水流声,到了半夜更大,让我分不清到底是水流的声音还是下雨的声音,叫人害怕。一旁表妹在睡,为了不打扰,我没有开灯,摸着黑打开卫生间的门,抱着马桶在吐。后来,睡下,醒来,呕吐。这样的情况在那个夜晚重复了三次。早上起床,顾不上窗外烟笼雾绕,仍是浑身不适,没有精神。

  下楼的时候,湖北的一个奶奶递给我一瓶藿香正气水,我道声谢谢。她说了一句话我一直忘不了——出门在外,大家都是朋友嘛。我特别喜欢这句话,朴实,慷慨,善良。所以我才说,旅途中的陌生人是旅途中最宝贵的财富。陌生人的关心,陌生人的问候,陌生人的道别,陌生人的相遇。抛开从前生活,一切多么美好。

  结束在广西的行程,下一站直抵贵州之地。龙胜到黎平,两百来公里的路程,没有高速,只有破破烂烂的国道,两百来公里的路程走了五个多小时,坑坑洼洼,我也吐了五个多小时。无心欣赏路旁景色,只知道大山之间,大河之间,偶有生活几户人家。

  前几天看了后会无期,片里走的那段绿树掩映的路,现在想来,真像自己走的那些个盘山的国道。很多时候,距离让我们忽略了什么的风景,人们总觉得美景在远方,在另一方田地里,却从没有细细观察过,美景就在自己身旁,无声无息,等待哪个人去发现。

  黎平是个不太出名的地方,唯一让它有点儿名声的也许是中共黎平会议,但是黎平会议的风头又被遵义会议盖过去,所以当你讲我要去贵州黎平旅游,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反应过来。

  这几年,中国的古城以近乎改革开放的速度发展。无一不在保护、开发、商家进驻、名气大振。人人渴望逃离城市车水马龙,去到一个经过岁月积淀的古城,脱下平日的伪装,住在一家小客栈,晚上去酒吧渴望一场艳遇,买点儿民族服饰,拍下照片,传上社会网络,告诉别人,自己在陌生的古城觅得一方心灵的净土。正如我前文所讲,我厌恶此种古城情节。古城不是让你在期待艳遇,也不是让你来找回自己,古城是让你觅得历史,懂得岁月,感受别种生活。要找回自己,岂是在外部世界找寻?

  黎平的肇兴侗寨,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地方。它像黄姚一样,有一点名气,却没有太多慕名而来的人,走在古城的大街上,你可以看见当地人的生活。他们朴素、热情、努力生活,保留民族传统,留长发,穿布衣。

  在如今这个社会,还能保持本真,保持最初,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。

  肇兴侗寨最让我印象深刻是它的夜晚。因为那天一整天我身体不适,在外闲逛时没有太多精力。到了晚上不适渐渐褪去,出门散步,不经意抬头望望天空。那一定是我迄今十八年来见到过最美的星空。一年前在敦煌,干旱少雨少云的气候让敦煌的星空闻名,然而城市里的灯火璀璨湮没了大漠星空之美。一年后在云贵高原,大山环绕,少有城市喧嚣,灯光褪去,星星闪耀。那一刻我只恨无法用语言或者影像描绘出大山里的漫天繁星。在这个时代,人们总是忙于生活, 白天被工作任何填满,夜晚更不得安宁,科技创造出电灯电视电脑手机,人们不再需要渡过漫漫长夜,而同时,我们的视角也局限于眼前与眼下,再难抬头望望天空,望望自己头顶着的广阔无边。而我,是一个热衷于天空景色的人。晴朗的白天喜欢感慨天空美丽,身边的朋友也慢慢和我一样关注天空,欣赏天空之美。我想说的是,生活不止局限于眼前,抬头看看,有更广阔的天地。

  美丽,需要自己去发现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
友情链接